2024 年 7 月 25 日

百傳媒

BAITIMES

圖 / 湯圓攝影工作室

擔心別人眼光不敢表現 二個觀點找出問題

圖 / 特約模特兒/曾奶茶

【百傳媒 專欄作家】文/ 運動心理諮詢師 陳泰廷

國小羽球選手寫信來詢問:「擔心別人的眼光,不敢做自己」時,這個問題該如何解決?

當聽到「擔心別人的眼光,不敢做自己」這個問題時,我腦中浮現的畫面是這位選手在比賽展現技術過程中,可能無法完全專注,因為他/她不斷猜測觀眾對自己表現的看法。他/她試圖通過展現技術來獲得觀眾的認可,卻又擔心自己表現不出來,達不到別人預期的標準或效果。

即使表現出來,別人是否會認可也不清楚。因此就綁手綁腳的,不敢放開打和做自己。結果,因為心理放不開,反而打得不如預期得好,就會感到有些難過。同時,這位選手更可能擔心別人會覺得他/她打得不怎麼樣,這也讓他/她感到更加沮喪。

在運動心理學中,運動員因為擔心別人的眼光而不敢做自己,通常與自尊和社會支持有關。分述如下:

A. 自尊:指的是自己對「自己價值」的整體評價。這評價可以是自己給自己或者是從他人給自己中獲得。當打不好時,有些選手會責罵自己、不看好自己,就會出現低自尊。另外,打不好時,當別人說自己差、打得不怎麼樣,而自己也認同時,也會出現低自尊。因此,低自尊的運動員會在意他人的眼光,並因此感受到壓力。

具體改善建議:比賽不用急著得到別人的肯定,而是透過做好過程的每一拍,並根據對手的打法,找出好戰術,該怎麼打就怎麼打,「合理的敢打」就是對自己最好的肯定。也因為打法是根據對手的問題在打,更容易表現好,得到觀眾的肯定。此外,當打不好時,別急著否定自己,而是透過不放棄的加油聲來肯定自己,展現在絕望中看到希望的能力來肯定自己,這些態度的自我肯定,更容易受到他人的肯定。

B. 社會支持:指的是來自他人和團隊的鼓勵、幫助和理解。我們無法控制別人對我們的表現「應該」怎麼想、怎麼認同,因此我們無需花心思在無法控制的問題上。

具體改善建議:那些會支持我們的人,不論我們表現得好不好,都會持續支持我們,並期待我們會越變越好。例如:教練、隊友、家人、後援會的專業和情感支持,都提供巨大的心理支持力量。反之,不支持我們的人,即使我們表現得不錯,也可能不太認同和肯定我們。

因此,我們無須取得所有人的認同和肯定。此外,能力會吸引人,一旦你的能力越來越強,成績越來越好,也會吸引更多人來支持你。因此,不用急於尋求別人的認同和肯定,只要努力提升自己的能力,自然就會有更多人喜歡你。最後,當你越清楚知道自己能成為什麼樣的人,你就會越敢展現出你想要的樣子,自然也就會越敢打。敢打不是不會失誤,而是不擔心失誤。長期來說,敢打,敢去做你想要的樣子,才更能成為你要的樣子。

運動心理諮詢師 陳泰廷

加入百young生活,讓你每天心情更young更輕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