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4 年 4 月 16 日

百傳媒

BAITIMES

圖 /Pixabay

華人的文化性 短視近利、竭澤而漁

文 / 【峰言峰語】 由峰哥視角,探討有趣觀點

今天看到吳軍的一篇文章,寫得蠻好,文中談到為何印度的體育競技非常弱,答案不是沒錢,而是因為文化性。因為印度人的婆羅門文化,使他們重視精神而輕體力,而這恰與代表西方文明的雅典文化相反,文章的論述還蠻精彩。

那回過頭,華人的文化性是什麼?我覺得有一點很明顯與歐美不同,就是『短視近利,竭澤而漁』。

歐美雖然也重視利益,但看的更長遠,會由整體來看,所以會透過稅制讓中底層更有錢,再鼓勵創新,這樣短期富人雖會少賺一些,但長遠來說,社會會愈來愈富裕,最後富人反而會更有錢。

華人比較不是,玩的是『零和遊戲』。要吃你吃得死死的,要榨乾你的時間、健康、金錢,雖然這樣短期獲得的利益更大,但最後韭菜都不生了,直接滅國,一如現在的台灣。

長遠來看,其實華人的頂層反而無法利益極大化,因為撈得不夠久,而這也是為何我說華人短視近利。

華人的做法,在以前的年代是走不通的,就是你剝削了幾代,人民受不了、沒飯吃了,最後就揭竿而起,然後舊貴族全部端掉,換成了新的農民領袖。

但現在這時代可以了,因為華人這些頂級的,雖然頭腦不行,但至少會模仿,所以跟歐美的國家學了一些防止動亂的做法。

例如用納稅人的錢,給底層的人最低生存所需,只要他們餓不死,就不會做亂了,至於活得好不好,那不重要,不會作亂就可以了。

另一個是國家武力也大幅提升,以前揭竿就可以開幹了,現在不行,政府的武器贏你太多,所以你要做亂的可能性也降低許多。

再來就是民主制,雖然都是不同地主輪莊,雖然還是不斷地剝削,但這會給你有個能改革的幻象,從而抒發掉民怨。

最後就是再給統治階層留個缺口,如果真的動亂或戰爭,那直接落跑到歐美,因為錢都早移過去了嘛。

像先前台灣的公務人員是不能雙重國籍的,那在去年立委就已經快速通過三讀,就是為了隨時能夠落跑。

這也很無奈,台灣民主化的這30年,重要的民生法案,像關稅調降、廢考監、土地改革、黑道整治……幾乎都沒做,可是這種雙重國籍案,幾個月就能三讀。

所以台灣的頂層,發現了現在的短視近利和古代不同,以前這樣家族是很難永續生存的,但現在可以,因為民代基本國外都存了很多錢,然是又是隨時可落跑的雙重國籍。

於是你會發現,全球化的結果,其實受益最大的不是平民老百姓,(這我沒亂講,你看看自己的存款和工時就知道了),反而因為全球化,頂層更能肆無忌憚地剝削,甚至落跑歐美。

不過因為地主民代洗腦得很成功,所以多數人民還為全球化沾沾自喜,講老實話,你有受益,真的應該高興,但如果日子愈過愈苦,甚至還有外勞來搶飯碗,那你真的該好好重新思考一下。

簡單說,時代的進步,全球化的盛行,反而幫助華人的頂層統治階級這種『短視近利、竭澤而漁』的做法,變成了一種永續的行為。

一如迪更斯所說:『這是個最好的時代(富人),也是個最壞的時代(普通人)。』

圖/翻攝臉書【峰言峰語】